网站地图
您的当前位置:欣赏作文网 > 种蒜苗作文 正文

中国学生巴格达日记:砍头VCD·美国大兵·AK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22-06-22 12:18
导读:中国学生巴格达日记:砍头VCD·美国大兵·AK-472004年08月12日16:56二○○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前往巴格达还有两个多小时,从约旦首都安曼

中国学生巴格达日记:砍头VCD·美国大兵·AK-47

2004年08月12日 16:56

  二○○四年六月二十一日 前往巴格达

  还有两个多小时,从约旦首都安曼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汽车就要出发了,旅店里认识的人都劝我不要冒这个险,只有旅店老板干脆地说:“去吧,活得不耐烦的就去吧!”

  他说话有他的道理:大前天一个美国人在沙特被砍头,昨天又有一个韩国青年被绑架,前天基地组织的头目在沙特阿拉伯被击毙,巴格达又发生爆炸;而在巴格达的爆炸中又有35个伊拉克人被杀,他们大多是贫困的平民……

  六月二十二日 勇敢的旅程

  100美金居然可以换成145,000伊拉克货币,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就这样在伊拉克门口做了“百万富翁”。

  快要出发了,伊拉克青年萨缪尔最后一次劝我,不要去冒这个险;美国青年安祖尔感到无所谓,要不是自己是美国人大概也要一起去了;光头的小个子日本青年呆在一旁一声不哼;而倒卖二手车的韩国小老板则对两个满脸关切的瑞典女孩子——SOFIA和她的朋友说:“他是中国人,哪有什么危险!”

  “YOU ARE SO BRAVE(你真勇敢)”,在钻进车子前,听到SOFIA轻轻地说道。

  到巴格达的直通车全程票价12JD (约旦币),大约等于15美金,蛮便宜,因为全程约1,000公里,耗时约15个小时呢。这还不是最让我感到奇怪的,我迷惑的是居然现在还会有班车通行。办完手续后,一个中年人径直走到我的面前,很直接地问道,哪国人?去伊拉克做什么?我回答道,看了CNN、BBC一年多的伊拉克战争报道,觉得不太可信,我想要了解伊拉克人民真实的生活状况和想法。对方听了,有点感动,抓着我的双手不住地说:“谢谢你对我们伊拉克人的关心!”

  班车在约旦时间晚上9点多左右停靠在一个饭店门前。这个由埃及人开的饭店里密密麻麻地贴满了来访者的名片,在近万张各式各样的名片中,仅仅找到了一张浙江义乌商人的名片。

  进入伊拉克时,边境检查站的人只是在护照上盖了个章,没有要签证。实际上现在是没有任何伊拉克使馆签发签证,想去伊拉克,从安曼坐车进去就是。

  半路,上来一个壮实高大的中年人,大模大样的一上来就坐下,也不跟司机招呼,也不买票,只听说他好象是要去“费卢杰”,那个伊拉克最有名的反抗美军和劫持外国人的地区。要知道,当时被劫持的7个中国人以及很多其它的外国人就是在那里遭殃的!接近“费卢杰”,开始看到美军的坦克和装甲车了,也能看到阿帕奇战斗机在上空盘旋着!

  伊拉克时间早上9点左右,班车抵达巴格达汽车站。

  六月二十二日 到达以后

  巴格达市区景象多少有点让我感到意外:宽敞整洁的大道上挤满了各种车辆,小轿车基本上都是日本、德国的名车,奔驰、宝马、丰田等数不胜数,跟这个明显破旧萧条的城市不怎么协调。后来才知道,由于无政府状态,无所谓什么关税,一辆全新的轿车两三千美金就可以到手!

  印象中,“Hotel Palestine”(巴勒斯坦酒店)所在地是个很繁华的地方,于是便对的士司机说“带我去巴勒斯坦酒店附近”。

  从观察到的市容看,巴格达跟邻近的安曼相比,至少落后二三十年。司机是个不老实的人,车子走了也就半个小时左右,他却要收我10,000伊币(实际上只要2,000伊币)。我情急之下叫了一个当地人帮忙讲理,最后给了他7,000伊币。下车后,我意外地在一个家电商店里遇见几个中国人面孔的青年人。

  他们都是福建人,基本上是福清和长乐一带的,从国内进一些家电什么的在这边卖。第一批5个人去年十一月份来,第二批10多个是今年美国人被焚尸示众的时候进来的,一进到“费卢杰”就被手持机关枪和火箭筒的民兵劫持住,但讲明国籍后就被放行。第三批,也就是轰动世界的那7个被劫持的中国人,也是在“费卢杰”被劫持的。“你们实在是太勇敢了。”我由衷地佩服!

  家电商店附近有好几家网吧,收费是每小时1,500伊币,大概等于一美金左右,偏贵,但可以理解。机器很新,系统都是WINDOWS XP,上了50分钟,店主说不到一小时,只收1,000伊币。看来伊拉克人本质上还是很厚道的。

  在安曼的时候怕巴格达没有胶卷,一咬牙买了12卷柯达胶卷,每卷2.5美金。在巴格达看到很多照相器材店,一问才知道同样的胶卷这里才卖1.4美金!

  街上有点混乱,也蛮脏的,道路两旁布满了小摊小贩。街上的人好象都认识我,远远地看到我就向我摇手,近的干脆就过来握手,拥抱,发出“啧啧”的亲脸颊的声音。在一个VCD店前,一个老头把我拉住,问我是不是韩国人,并拿起报纸把那个可怜的韩国人被绑架的报道指给我看,还作了割喉的手势,模样古怪吓人。我连忙说我是中国人。

  我在一个摊子里选了一个封面上显示与萨达姆生平有关的VCD,回到中国家电商店,大伙儿招呼我喝了点粥,然后放起我刚买的那张VCD。刚放了两三分钟,画面上居然出现了那个美国商人被活生生地割下头颅的录像,在场的人禁不住大声惊呼,我顿时觉得脑子里轰轰的响,胸中一阵发闷,仿佛所有吃下去的东西都要呕吐出来。

  六月二十四日 街头遇险

  临近六月三十日伊拉克主权交接的日子,巴格达的局势越来越紧张。前天,巴格达的一对法学教授夫妇在自己的寓所被双双杀害;前天晚上,那个被劫持的韩国青年证实已被砍头,尸体在“费卢杰”附近被发现;昨天,伊拉克临时政府的总理收到死亡威胁。

  今天,我坐车穿行巴格达大街,几乎每一条大街都有美军装甲车把守,我想拍照下来,马上给同行的朋友制止,说一旦惊动他们,我们这辆车在10秒内就会变成“马蜂窝”。

  不一会,我正给一座教堂拍照,几辆装甲车正好从面前驶过,我顺势对准几辆装甲车拍了两张。这时,一辆装甲车上的大兵大声喝过来:“嗨—”。我被这突然的呼喝声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以示道歉。后来才知道有外国记者就是这样被盟军打死的—打死之后才知道是记者!好险好险!

  临走的时候我向美军的装甲车努努嘴(因为用手去指会很危险)问身边一个伊拉克人:“喜欢美国人吗?”他想也不想就答道:“当然不!”

  “那喜欢萨达姆吗?”

  “哪有人会喜欢他,他是个懦夫!”

  回到住处的时候,发现又停电了,巴格达一天停电好几次,可是几乎没有停过水,因为巴格达位于两河流域。不过因为是夏天,水温都在30度以上,只好天天洗热水澡。

  六月二十五日 家家发电

  巴格达市气温连日来都在42到44摄氏度左右,由于常停电,巴格达市有一个奇妙的景象。每到停电的时候,准确来说是每到停电的一两分钟后,整个巴格达就会轰鸣起来,因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大大小小的发电机,这个地方的石油比水还便宜,1公升才人民币1毛来钱。也有家庭使用煤油灯的,那就更不用花钱了。液化石油气价格也低得不可思议,30公斤一罐的液化石油气这里才人民币3块左右!

  我用手提电脑写日记,要专门到巴勒斯坦酒店对面的一个自己发电的网吧里租一个位子。网吧里有冷气,进来几分钟后就舒服了。不过一旦停电,网吧里的发电机仅仅对计算机供电,空调和所有的照明设备都会被关掉,我这会儿就是在黑暗中艰难地依靠屏幕的光线来辨认键盘,唉,租地方写日记这种经历估计这辈子也就是在巴格达了。

  巴勒斯坦酒店是外国驻伊拉克记者的总部,因为曾经受过武装分子的攻击,保安非常的严密,装甲车里的大兵手扶机关枪紧盯着进出的每一个人。

  进了酒店,见到几个东亚人面孔,赶紧走过去问他们的国籍。“我们是韩国人。”回答的人满脸狐疑,很小心地审视着我。韩国人确实勇敢,刚刚一个同胞被砍头了,其它的人还那么勇敢地坚持下来向他们的国人报道真相。

  六月二十六日 巴格达中心广场

  昨晚在睡梦中被炮声惊醒了好几次。总是一阵响亮的爆炸声,然后紧接着好几段密集的机枪或排炮的发射声。

  到白天的时候,听到人们在议论昨天的炮声,原来是美军集中火力攻击反抗武装力量的领袖扎卡维—差点儿就炸死他了,可是最后还是让他逃脱了!

  中午找到一家营业着的网吧,顺利写完了这几天的日记。从网吧回来,登上一辆双层巴士,售票员问去哪儿时,我答道,随便什么地方,我只是想周围看看。车费100伊币,还不到人民币1块钱。我坐在车的前头,上来的人只要一上巴士,马上对车里的所有人说声“愿和平与大家同在”,车上的人都点头致意。

  巴士一路上经过巴格达市中心广场、巴格达旧政府所在地,和一些看起来很有些年份的清真寺。旧市政府萧条破败,正前方的一堵矮墙以前应该有萨达姆的半身像,现在则完全被砸得支离破碎,无可辨别了。另外一路上还有很多明显是毁于爆炸的民居和商业用途的建筑。这满目疮痍的景象,让人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有点像是胸闷窒息的不适感觉。

  在市中心广场不远处下车后,我一个人背着照相机,在空空荡荡的大道上快步走着。基本上所有经过的人都会看到我并且会直勾勾地盯着我,因为我明显是个外国人,而且对他们来说,脸形也像是刚刚被杀的那个韩国人。有几个人一见到我就连连甩手,意思是让我赶紧回去;也有的人,不知道用意是什么,他们一见到我就把手放在喉间作势一抹,还弄出个可怕的模样来,让人看来不寒而栗。

  经过旧市政府门前,想快快照个像。可是刚举起照相机,就发现正前方的岗楼上有人正用机枪对准我,吓得我马上收起家伙走人,回到住处时有点虚脱的感觉。

  唉,在巴格达,活着就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六月二十八日 美国大兵印象

  昨天早上突然看到新闻说美国已经向伊拉克临时政府移交了政权,伊拉克从此就是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政治实体了!我们原来都等着原定的三十日的那一天,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都让我们有点惊异。

  市面上还是像往常一样车水马龙而行人稀少,并不见得有什么喜庆的气氛。我想了想,决定到美军大营去!

  于是在两个福建朋友的带路下,很快来到美国和其它联军的驻军大营,准备进入这个当今世界上最危险,守卫最森严的地方!

  要说大营以外的美国军人比较分散和基本上都游移不定的话,这个美军大营就是个活活的固定靶子,每天都被武装反抗分子从外面射进数目不定的枪榴弹和迫击炮弹来,只要一不小心,里面的人就会被炸到。前几天就有一个美国士兵被炸中,身体碎成好几截!

  搜了身又检查了护照之后,我们往里走,来到一个中国人与美国人合开的饭店,在那里遇到了美国部队的陆军上尉大卫·安祖尔。这个陆军上尉的妻子居然是中国福建人。他批评布什发动伊战部分是为了石油。“你这样一个美军军官跟一个外国人讲这样的事情,你会不会有麻烦?”

  “呵呵,这是我个人对自己政府及其政策的看法,又不涉及什么国家和军队机密,有什么好害怕的!”他话头一转说,他们现在所在地方叫绿区,以前是萨达姆总统府所在地,过去路人谁敢往里面看上一眼,马上会被逮捕。

  临近的一张桌子有两个20来岁的美国士兵在吃饭,其中一个头缠绷带,估计是受了伤。有两个脏兮兮的伊拉克小孩到他们的桌子前讨饭吃,两个士兵就把他们抱上椅子,把饭菜和其它食物分给他们吃,并耐心地给他们讲解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我在一旁看了蛮感动。

  六月二十九日 政权移交

  “要我带你去‘费卢杰’?你不是认真的吧?去了那里你可是百分之百地会被杀掉的!”听说我要去费卢杰采访,伊拉克工程师维森听了连连摇头!旁边的一个法国记者听了也紧张地警告我:“千万不要冒这个险,他们已经杀人杀上瘾了。”

  “他们”指的是外国恐怖分子。据说,费卢杰一共有14伙不同的恐怖分子,无论你跟哪一伙的头人熟悉,你都有可能被其它13伙的任何一伙攻击,你的生命完全没有保障!我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只好打消这个念头。

  “以美国为首的联合部队已向伊拉克临时政府正式移交了政权,可是从昨天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巴格达有人在高兴地庆祝,为什么?”

  维森说,现在整个巴格达都布满了恐怖分子,他们毫不犹豫地杀死任何支持美军和临时政府的人,现在每天都有至少三四个为美军做翻译的伊拉克人被杀。在这样的恐怖威胁下谁还敢庆祝。谁要是胆敢庆祝,保证半个小时内他就会被杀!

  “您觉得现在的伊拉克人对民主的理解怎么样?对明年的大选的心态如何?”他说,大家对于大选这个新事物都觉得新奇又神秘,但都在兴奋地等待着!

  我们正谈话的时候,家电商店的福建朋友过来,找我帮忙去当地的警察局报案,因为有个在巴格达多年的巴勒斯坦人骗了他们几万块钱跑了。

  六月三十日 AK-47

  自从伊拉克主权移交以来的这几天,外面传来的爆炸声和枪声很明显地增多了,前天晚上甚至在我们的住处门口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听枪声应该是双方在用AK-47之类的自动步枪在互相扫射。

  在巴格达,只要过了下午5点,就可以随时听到“哒哒哒哒”的机枪扫射的声音和时不时的炸弹爆炸声。我惊魂未定地问周围的人怎么回事,周围的人就会回答你:“不就是炸弹(枪声)嘛,没事儿!”在一个对死亡已经麻木了的国度,你还能用什么来惊吓他?

  现在的巴格达,枪支弹药到处都是,而且便宜得离谱:一支AK-47才两百美金,人民币1,600元左右,一支手枪才三百美金,一支迫击炮约五百美金,其它的也都不贵,所以很多人出外都别着手枪,在家里和商店里则藏着自动步枪、冲锋枪之类的武器!前天邻居在装修一家货币兑换店,还没正式开业,老板的弟弟就开始在腰间别着一支手枪走来走去了——他其实还是个大男孩,老拿出手枪来在众人面前玩弄,让人担心会不会走火!

  在这里开家电商场的福建人林先生也花了两百美金买了一支AK-47。枪被他擦得油亮,放在自己睡觉的床头。今天下午在外面走了一会儿,回到他的商店后见他闲着,我就要求他教我用枪。他教得用心,我学得认真,结果不到半个小时,什么上膛啦,上保险啦,装卸子弹夹啦等等AK-47的基本使用已经学会了,以后再慢慢熟练吧!

  捣腾完了之后,放好枪,向大家说一声:“‘原知刀兵乃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希望大家一辈子都不需要用到这玩意儿!”

  七月三日 谁造就了恐怖分子

  青年电气工程师瓦逸已经为一家英国媒体工作了近一年了。“美国人其实都很蠢。”瓦逸先生在我问他对美国人的印象时这样说。“你看他们在路上检查车辆的时候,一下子就把所有的车全部截停,逐辆检查,可是这样马上就会造成堵车,真正的恐怖分子在被检查到的半个小时前就可以跑掉了。”

  他又说,伊拉克人每家每户都会有1支枪以上,很多人出门都会随身带枪以防万一,有车的人一般会把枪放在车上。当地的警察清楚这个情况。可是美国兵一发现带有武器的话,马上就会喝令你趴在地上,双手放在脑后,然后才开始审问和检查,这样就让很多伊拉克人感到羞辱,有的人就反抗。可是一反抗就完了,敏感紧张的美国士兵可能把你当场打死,也可能把你当成是恐怖分子嫌疑人送进监狱去3个月以后才释放。很多的民众产生不满的情绪。所以不客气地说一句,许多恐怖分子其实是美国人自己制造出来的。

  七月五日 遭遇费卢杰大汉

  我向青年电气工程师瓦逸提出,希望在一个当地居民家庭住一天,体验一下当地生活。瓦逸迟疑了很久才说,“这样吧,明天我陪你一天!明天早上我们9点见面!”

  瓦逸带我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他上班的国营公司,这个叫“通用电子系统公司”的中型企业在巴格达的市郊。

  中午时分,瓦逸带我去一家看起来蛮不错的饭店吃饭。刚坐下不久,我就发现瓦逸的神情有点紧张。原来身边坐着两个费卢杰人。“我这位朋友是中国人!我们是在网吧认识的,今天没什么事我们到处走走!”瓦逸马上澄清我的身份!

  “中国人?来这里作什么?”

  “他是个学生,学历史的,来看巴比伦的遗址。”

  两个费卢杰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其中一个说:“有兴趣到费卢杰看看吗?”

  “不危险吗?”我小心的问。

  “有我们在,没问题!”大汉用力地拍拍胸脯说。

  “谢谢了,这次时间比较紧,以后有时间再说吧。”我感觉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有点颤抖。两个汉子又是一阵大笑。左右的人却连看过来都不敢。

  七月七日 向往安定

  凌晨时分被几声巨大的爆炸声惊醒,起来后就听说临时政府总理阿拉维的办公室被炸了,但没什么伤亡。

  昨晚在网吧碰到的美国人临走前告诉我说今天下午1点整在乐喜大酒店有一个由司法部和人权部两个部长共同主持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他邀我坐他的车一起去,我借口婉谢了,因为现在美国人是被攻击的对象,还是谨慎为好!

  我搭出租车到乐喜大酒店,酒店在联军大营里,快到大营门口的时候,从里驶出一队8辆吉普车的车队,前呼后拥,看起来里面坐了什么重要人物。

  新闻发布会讲的是关于临时政府即将实行军法戒严的情况。依照这个戒严令,总理阿拉维将拥有极大的权力去执行针对武装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搜捕行动,譬如搜查、监听,拘禁等权力。

  阿拉伯媒体比较关注的是这个军法戒严令是否最终会令阿拉维获得无上的权力而成为另一个萨达姆;而其它的、特别是西方媒体则质问这样是否会导致权利滥用和对人权和公民私隐的侵犯。

  从新闻发布会回到住处,几个伊拉克朋友谈到,希望阿拉维政府能尽快使社会秩序安定下来。在被问到是否关心自己的私隐或其它权利因此而受到侵犯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是值得的,也是必要的,目前最重要的是安全和稳定,没有这些的话就谈不上其它的权利了,所以牺牲一点权利以换得更多的权利从长远来说是更有利的。

(来源:香港紫荆杂志;作者:陈志勇)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来源: http://www.penmansci.com文章标题: 中国学生巴格达日记:砍头VCD·美国大兵·AK

原文地址:http://www.penmansci.com/zsmzw/1873.html

上一篇:[农广天地]金鳟鱼养殖技术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欣赏作文网-台灯的作文-作文雨中玩 版权所有
Top